专家再辩IPv9究竟有没有创新

编者按 本报2010年多次报道了IPv9(十进制网络标准),在这过程中,十进制工作组的相关人士也与本报进行了沟通,解释了该工作组所持的观点,和所作的工作及技术说明。本报记者近期又采访了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秘书长刘亚东和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研究员钱华林,双方在IPv9的观点上分歧较大。

IPv6地址分配谁说了算?

刘亚东认为在IPv6的地址资源和网络管理上,中国不具有主导权,中国只是永久租用美国IPv6的地址资源。“就相当于我们只是租借‘世界互联网大厦的一个房间,无论人员和信息出入都得接受检查。’”刘亚东告诉记者。

但钱华林对记者表示,目前IPv6地址的分配,世界各国都是平等申请。只要是合理的申请都会获得批准。我国是向APNIC(Asi-a-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亚洲太平洋地区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申请。而APNIC的决策部门是EC(执委会)。“其中说中文的两岸三地的委员,占了将近一半。”

RFC文件是否需要删除?

刘亚东承认十进制工作组开发IPv9是受了IETF的RFC1606及1607文档的启发,但他认为IPv9 不等同于1606及1607。“如果是IETF利用正式的文件在搞‘国际笑话’或‘愚人笑话’,希望IETF站出来澄清。”他向记者表示,“既然至今IETF没有公开撒消RFC1606和RFC1607的文档,从法律角度讲就是合法的技术文档。更重要的是两份文件中提到的有些理念和指标均已经在21世纪得到验证和实现。”

IETF是全球互联网最具权威的技术标准化组织,主要任务是负责互联网相关技术规范的研发和制定,当前绝大多数国际互联网技术标准出自IETF。

而钱华林的观点很明确,IETF的RFC(Request For Comments)文件是互联网技术文档的历史记载,很大一部分并没有被采用,其中有不少被后来的研究证实是行不通。但作为历史记录,也不会被删除。

报告提交后会不会成为标准?

刘亚东在接受采访时还向记者透露,由于未来网络命名和寻址是目前产业界研究重点和热点,也是ISO/IEC JTC1/SC6研究的重要议题。工信部在2010年8月16日组织过一次专家会议,参与单位除了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之外,还有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国教育和科研网、清华大学信息网络工程研究中心、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等十多家单位。

刘亚东称在这次会议上,专家听取了十进制标准工作组汇报后,同意向SC6提交《未来网络命名和寻址方案:设计原则和技术要求》国际技术报告的立项申请及《网际安全与可信路由技术-实现可信连接的新通讯规则及可信路由器》技术报告。

同时专家们还明确提出希望十进制标准工作组将研发的部分成果适时提交IETF等相关国际标准制定组织,进一步深入研究。

钱华林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副理事长,他向记者表示,类似十进制工作组所提到的两份文件(报告),谁都可以向SC6提交,但是否被采纳成为标准就是另一回事了。并且他强调,前一个文件显然与十进制工作组所称的IPv9关系不大。

是创新还是前人已有成果?

刘亚东告诉记者,十进制工作组在多年研发自主创新的十进制网络(IPv9)基础上,与中国著名密码专家南湘浩教授共同提出了新一代安全、环保节能绿色互联网的整体解决方案,提出了全新的互联网理念、全新的机制、全新的规则、框架和全新的协议。

其中全新的互联网通讯理念是将目前互联网“基于IP地址的通讯”改变为“基于ID标识的通讯”。但钱华林表示,十进制工作组所称的“新一代安全、环保节能绿色互联网的整体解决方案”,从来没有公布过技术细节,也无从查证。而“基于ID标识的通讯”,在IETF中的RFC文档已经记载,在科技文献中也可以查到很多研究结果,其目的是解决移动性和安全性。“提出这样的概念并形成标准,已经有很多年了。”

而刘亚东所称全新的互联网通讯机制是将现有互联网的“信任机制”改变为“怀疑机制”也没有得到钱华林的认同。他认为信任机制本来就是解决怀疑的,“信任机制和怀疑机制其实是一回事。”

刘亚东还表示,解决方案中提出了全新的互联网通讯规则——从现有的“先通讯,后验证”改为“先验证,后通讯”,从事后认证到事先管理。而钱华林也告诉记者,所有的安全通信都是先验证后通信的。“如果是“先通信,后验证”,验证还有什么意义?”

而关于刘亚东所指在互联网通信协议的报头中增加了标识认证,在数据传输之前实行基于ID标识的原始地址验证,保证和实现可信连接,从而形成了全新的互联网框架结构的说法。钱华林也提出了这种说法并不是新研究出来的东西。“在有关标识通信的HIP协议中,标识是从公钥衍生出来的,是为了做标识认证才这样设计的。”

而十进制工作组一直强调的IPv9是全新的互联网通讯协议,是具有全新报头结构、直接路由功能且不需要域名解析系统的新一代互联网通讯协议。

钱华林认为,设计一种具有全新报头结构的互联网通讯协议并没有什么难度。但可怕之处就在于这种所谓的新协议不能与现有网络兼容。“IPv6迟迟不能大量部署,耗资巨大,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此。”

钱华林告诉记者,就目前看到的情况,IPv9它既不能与IPv4兼容,也不能与IPv6兼容。如果中国采用IPv9,大量现有的应用无法继续使用,还会把中国与外界隔离开来,陷于孤立状态。

他反问道“想象一下,如果我国的电话网和互联网是与国外的电话网和互联网相隔离的,对我们有好处么?”

作者:林斐   来源:IT时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pv6s.com/news/201101042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