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APNIC潘广亮:IPv6的部署已经刻不容缓

APNIC早在1999年就开始发放IPv6地址,今年将在Paul Wilson主席的带领下,与工信部商讨中国IPv6部署战略。

  IPv4地址耗尽将IPv6的部署推向前台,作为全球五大互联网注册机构之一,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Asia-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re,APNIC)直接负担着亚太地区IP地址分配的任务。近日,本刊独家专访了APNIC资源服务部经理潘广亮。

  
去年亚太分配1.16亿个IP地址

  《通信世界周刊》:请简要介绍一下APNIC的历史、作用和目标,以及APNIC对于未来IPv6部署的作用和思考。

  潘广亮:APNIC成立于1992年,是目前全球五个地区性互联网注册机构之一,负责亚太区56个经济体的IPv4 和IPv6地址,AS号码的分配和管理工作。APNIC的宗旨是应对互联网资源在亚太区分配的挑战。APNIC一向支持IPv6的发展。从1999年起,APNIC就开始发放IPv6地址并鼓励会员采用。在IPv4地址资源耗尽之后,APNIC将更加专注地为会员提供IPv6培训和引导会员部署IPv6。

  《通信世界周刊》:据原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等多位权威人士表示,目前,IPv4地址已经耗尽,IPv6的部署已经刻不容缓。APNIC是现在全球五大互联网注册机构之一,作为APNIC内部人士,请结合APNIC的情况来谈一下IPv4地址目前的匮乏现状如何?以及在您看来,IPv6部署的迫切性如何?

  潘广亮:亚太区是目前互联网发展最迅速的地区,加上人口基数极大,对IPv4地址的需求巨大。去年APNIC分配了超过1.16亿个IPv4地址。这相当于其他四个地区分配的总和。今年IANA(互联网数字分配机构)发放了它的最后七块地址,APNIC获得了三块,其他地区各得一块。但是APNIC仍将是第一个出现IPv4地址匮乏的注册机构。很快,APNIC将不能为会员提供他们所需要的IPv4地址了。

  根据现有APNIC IPv4 地址的分配政策,我们给会员提供12个月的用量。所以目前大多数的会员手上还有一定的地址储备。他们真正感受到没有IPv4地址给新用户的时间应该是明年。但是,一年时间对于IPv6部署来说是非常短暂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IPv6的部署已经刻不容缓。

 
IPv6部署进程不乐观

  《通信世界周刊》:多年来,IPv6的部署问题一直成为国内的热点,但雷声大、雨点小,以教育、科研为主的CERNET走得较快,而IPv6的部署多年来也一直停留在设备和硬件层面,业务、服务领域鲜有亮点。对于近年来我国IPv6的部署进程,您作何观察?而对于不同的主体,如政府、运营商、设备制造商、ICP/ISP等在下一步IPv6部署中的角色和作用,您有何建议?

  潘广亮:据我所知,近年来我国在IPv6的部署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如政府部门的大力推进、运营商的试验网建设、设备制造商的IPv6兼容等等。CERNET在IPv6试验网建设方面确实走得较快。这一点在我看来,至少在人才培养方面做了准备。如果大学毕业生都懂得IPv6,这对于我国下一步IPv6的部署会起积极作用。但是在IPv6商用方面,我还没有看到真正大规模的业务或服务。

  我认为ICP将在下一步IPv6部署中起关键作用。如果大部分的ICP能在今年实现对IPv6的支持,那么我国IPv6的部署就成功了一半。因为明年IPv6用户上来时能访问他们想访问的网站,能做他们想做的事,这样他们就感觉不到IPv6和IPv4有什么区别。用户并不介意用IPv6或IPv4,他们关心的只是服务质量。运营商、设备制造商、ICP/ISP 应加强合作,这是一个共赢的机会。

  《通信世界周刊》:从全球来看,IPv6部署进程如何?许多权威专家提出,我国应在IPv6标准化和商业化进程中占得先机,对此,您怎么看?您认为,我国IPv6的部署与国外是否存在差距,或者领先于国际?对于我国IPv6的长远发展,您作何思考?

  潘广亮:从全球来看,IPv6部署进程并不令人乐观。我国IPv6的部署也没有领先于国际。中国的网民数量已经是世界第一,而且增长速度惊人,对于IP地址的需求比其他国家更迫切。这是一个挑战,但同时也是一个机会。在以IPv4为基础的互联网发展中,我国起步比较晚。但在向IPv6转移过程中,大家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中国完全有可能在IPv6标准化和商业化进程中占得先机。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采用IPv6上网的人数也会是世界第一。

  《通信世界周刊》:APNIC近期在进行的一些项目,以及您本人参与其中的一些思考。

  潘广亮:APNIC一向支持IPv6的发展。在2008年还特别成立了IPv6推进项目。APNIC在亚太区各地包括中国举办了很多IPv6培训班。我每年四月都来北京参加全球IPv6峰会。今年APNIC的总裁Paul Wilson也来发表演讲。我们还会拜访工信部,讨论IPv6在中国的部署战略。

  去年底我参加了CERNET在长沙的年会。会上有很多关于IPv6的介绍。同时我也参观了中国电信和天地互连在湖南的IPv6试验网。随后我在北京参加了CNNIC举办的IPv6研讨会。参会人数也很多。我的感觉是,中国在IPv6的部署上已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相关链接:

  
市场需求是IPv6应用的根本动力

  潘广亮认为:“从IPv4 过度到IPv6不是一个晚上就可以完成的。它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推动IPv6应用的根本动力是市场需求。过去十年,我们不断地鼓励人们采用IPv6,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其根本原因是大家还有IPv4在用。现在的情况不同了,IPv4地址已经耗尽。你要新增客户,你就要用IPv6,这样市场需求就来了。我相信未来几年IPv6的发展将会是非常迅速的,衷心祝愿祖国在IPv6的发展上取得巨大成功!”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pv6s.com/news/201104072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