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说个笑话:我是做IPv6的

今天说个笑话

我是做IPv6的

……

什嘛?你竟然没有笑!

说明你都没听过IPv6

这就更是一个笑话了



我是啃完三卷《TCP/IP协议详解》入的行

可书里根本没说IPv6的事儿

所以,我就很安心的去配置那些

192.168.0.1,172.16.1.1,10.1.1.1

做个NAT都觉得爽爽哒



突然有一天

好像是非典那年

冒出了个CNGI的项目来

全国人民掀起了IPv6建设的高潮

骨干网、驻地网此起彼伏

更有一家叫“BW”的公司,勇挑重担

八部委联手

似乎赶英超美就指日可待啦



我也赶紧加入到了这波大军中

4over6、6over4、istap技术统统研究

交换机、路由器、防火墙产品统统升级

Cernet2、Cstnet项目统统参与

当我第一次看到BGP4+的时候

我读作“逼鸡屁四加”

业内大咖立刻纠正我

应该读成“逼鸡屁佛普拉撕”

让我打心里敬佩不已

太尼玛专业了

以后我都不读“挨批威六

只读“挨批威sei渴死

觉得逼格提升10000点



后来有了IPv6 Ready认证

还有金牌和银牌

还分核心协议、SNMP、DHCP等等

我加入了考证行列

为什么要考?

因为有人把证书写进标书了

后来又有了IPv6进网许可证

还有效期1年

卖个设备容易么

还不够办证的钱



那些年

IPv6峰会是一年一度的业界盛会

我们这些IPv6玩家轮番上阵

介绍自己的最新进展

按照惯例

有位M先生会介绍IPv4地址即将枯竭

有位Z女士会呼吁推进IPv6尽快商用

还有国际友人拉主席进行全球IPv6进展科普


……


算起来,峰会已经举办了15届

从默默无闻到人气爆棚到声势渐微

拉主席也转战全球5G论坛了

不知道今年的峰会还开么



峰会只是缩影

见证了IPv6在国内

萌芽–>热炒–>井喷–>回落–>冷却–>回归理性

当年提起IPv6让人印象最深的是

让地球上的每粒沙子都能拥有IP地址

十几年的过去了

沙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要地址!



都说物联网是IPv6的出路

可是物联网协议标准之争比IPv6过渡技术还乱

还是等物联网标准定了

再来拐IPv6吧



据说苹果要IPv6了

领英也IPv6了

国内曾拥有最大的纯IPv6

现在早已被老外超越了


我痛恨发明NAT的那个人

要是没有NAT这个神技

就算IPv6是破坏式升级

现在也解放全人类了


我痛恨那些IPv6无用论反人类论的家伙

我痛恨那些讲课布道纸上谈兵的家伙

我痛恨那些拿IPv6忽悠项目骗钱的家伙

最后我恳请大马哥和小马哥

把你们的大淘宝大天猫小企鹅小微信

都升级成IPv6吧

到那一天

我们的IPv6就无往不利啦


我知道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但请允许我苦笑一下

我写过一首打油诗来自嘲

年年务虚年年务

总说枯竭总不枯

次次上马都下马

过渡十载还过渡


写完诗我就不搞IPv6了

这算脱离苦海吗

可是我的朋友老冯和老赵

还义无反顾的在寻找IPv6蓝海

圈里对他们都不陌生吧

我只能默默祝福他们啦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pv6s.com/news/201808018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